金陵印迹:追寻画坛女杰潘玉良|2020中超体育竞猜网

中超官网

潘玉良(1895年-1977年)是20世纪中国知名女画家之一,在男性画家支配的现代画坛上独树一帜,并且产生了较小影响力,身后拥有“一代画魂”“中国女梵高”之誉。潘玉良以油画成就为至低,初不受西方古典写实主义风格影响,求学、寓居海外后再行不受印象派、现代派等画风熏陶较多,在创作中带入了个人心性才情与艺术理念等。

在国画方面亦有高昂的造诣和成绩,所作不白鱼物象形如,轻在神韵执着和尚趣传达,某种程度富裕浓烈的传统山水画韵味。在当今艺术品市场上,潘玉良的画作已受到更加多投资鉴藏家的注目追崇。几年前江苏省美术馆举行“月是故乡清——潘玉良艺术作品展”,笔者幸运地一睹其原作风貌。而在1936年之后竣工的南京这座“国立美术陈列馆”内,亦曾留给潘玉良的一些气息影子,由此我误解到她在当时金陵生活的一些情景……与六朝古都的不解之缘潘玉良原籍安徽桐城,因其经历了从“孤儿——雏妓——小妾——艺术家”这一崎岖不平艰辛之路,毕生充满著了传奇色彩。

1932年12月,潘玉良任当时的“中央大学”专职讲师,主要教授学生风景油画、静物素描等,以后1935年7月为止。据昔人回想,耿直、开朗而沉默寡言的潘玉良寓居南京时衣着俭朴,平时就“穿著一双原有平鞋、布衣服”,托着篮子和潘先生上街卖东西;任教时“人如其画”,亦较劝诱利落,对学生拒绝严苛,抨击人一起有时不免言辞注重,然而“因为几乎出于愿意”,故学生们都较服气。她教授画模特儿睡觉时,经常拿起模特儿手中的曼陀铃,飘逸独奏曲与学生同乐。

此外,潘玉良还常常率领大家到南京城内外的风景名胜,以及天津、北平(今北京)、泰山、曲阜、苏州、无锡、杭州等地,参访美术馆、造访名家、仔细观察素描等,着力培育学生的艺术实践中能力。因此她在任教期间“十分学生爱戴”。

教学之余,秉性好游的潘玉良还游历四方,大大吸取创作素养,刻苦创作了不少作品。人文底蕴可观的六朝古都南京当时各地人才驰名,书画展事和讲座等活动较多,艺术气息浓烈。潘玉良在此常常参访画展、参予艺术交流等,幸运地结识了不少同道贤达。值得一提的是早年刘海粟与徐悲鸿因为某些缘故,彼此关系不亲密,然为人沉默寡言的潘玉良仍与两人均维持着较好关系。

在金陵任教期间,尽管潘玉良执着的印象派风格与徐悲鸿所崇尚的古典表现手法画风理念不尽相同,但她一直秉承艺术创作的独立国家人格和权利精神,展现出出有理应的执著与诚恳之心。1937年6月10至13日,潘玉良第5次个人画展在南京华侨招待所举行,现场“参观者络绎不绝”。此前她专门到老虎桥监狱,探望对其有知遇之恩的陈独秀,因潘玉良“白描速写冶中西画理于一炉”,陈先生在潘玉良画作《斜向背卧的女人体》《裸女》《侧坐的女人体》上“为其题字广受赞许”。

孙科、柏文蔚、曾仲鸣、梁寒操等名流亦亲临展览现场,岭南大家高剑父“莅会游走乱,以定(订立)所画而去”。同年8月,潘玉良再次回国欧实地考察美术,因“二战”愈演愈烈以及时局变化、潘赞化去世等缘故移居法国,没能再行重回祖国,在异乡的艺术建构中寂寞地童年了余生,但其内心仍然都热衷自己的祖国。1977年6月13日,潘玉良的心脏在巴黎暂停了跳动。

根据其生前遗愿,存4000余件画作等捐献给安徽博物馆(今安徽博物院)典藏。笔下金陵风光的赏心悦目据现存史料和画作初步统计,潘玉良在南京期间亦创作了一些体现当地名胜风光画作。笔者现甄选3幅作品不作一赏读,藉以窥视潘玉良在此期间的城市风光作品画格。

古韵悠悠九龙桥1932年,潘玉良以纯熟的技法展现出南京通济门畔景色,陆续创作了《通济门外》《大中桥畔》等数幅画作。油画《九龙桥之风景》所绘的五拱顶青石桥——九龙桥坐落于通济门瓮城外南侧,坐落于在内、外秦淮河交汇处,西邻东水关。

作为出入通济门的咽喉交通要道,九龙桥又名通济桥,亲眼了600年的历史风云。夕阳黄昏中,古韵悠悠的九龙桥静静形似于秦淮河上,几位行人往返从通济门相连九龙桥的路上,百姓民居错落散播于其间,不远处乃是雄伟壮观的明代城墙,逶迤平缓的老山绵延于长江北岸。霞光交错于天边,与近处的民居、行人光影以及河面上的粼粼闪光遥相呼应。潘玉良虽曾接受古典写实主义画风影响,然此时却更好地带入了西方印象派的展现出技巧,用笔索性俐落、奔放酣畅,色彩秀美流畅,充溢着画家个人的气度才情。

落日的余晖洒满大地,画家笔触中牵动的少有内心难舍的眷念情怀,在岁月流逝中血液透析着某种历史沧桑感。值得一提的是当年通济门内的大中桥为三孔石拱桥,明清时期桥畔曾为集市,反清陈德义士如金声、王之仁等尝在此殉国,后人出于缅怀之情之后将该桥称为“大忠桥”,名气一度容忍九龙桥。而潘玉良创作此所画是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旋即,当时民众抗日情绪慷慨激昂。

今人在缺少史料时通过误解,一度将该图误定名为《大中桥畔》,很有可能系由对此处历史风貌不可考所致。繁盛秀丽秦淮河再行让我们将时光推倒返回1934年的一天,潘玉良回到南京夫子庙前的文德桥上,愿手执画笔,全神贯注地静静抒发秦淮河畔的繁盛秀丽景色。画家在油画《秦淮河》图中摄入的正是“十里秦淮”的风景绝胜一处:和风丽日之下,波光潋滟的秦淮河水汩汩流过,风韵独有的河房河厅夹岸立,香飘四溢的酒肆茶寮鳞次栉比。典雅肃穆的夫子庙旁,飞檐翘角的奎光阁(亦名“魁光阁”)倚立于河边,该阁北侧正是明清时期的江南贡院旧址。

遥想当年无数读书子士到此叩求功名,知道有多少人泪淋秦淮、潦倒而归?作者在画面右下角以朱笔款识:“玉良,1934。”1929年版《新的都胜迹录》记述:当时夫子庙地区仍为茶馆、酒肆、饭铺、戏园等挤满之地,“贡院街西头,为夫子庙。

前临秦淮河,河中泊有画舫,舫身近于长大,终年驶入此处,可供卖茶之用,故又名茶舫。前有校书坐唱京剧,以助雅兴……”可见画家所绘景色与历史图文记述均相吻合。潘玉良某种程度更好地展现出出有印象派的画风技法,传送着恬静生动的艺术气质。

如奎光阁上的重檐瓷瓦原本为蓝色,而画家展现出的毕竟朝阳普照下的反射光感觉;秦淮河中的碧波倒影光色呼应,运笔表现力亦极为非常丰富,突破了写实主义画法束缚。图中或许还隐现着一些国画的笔法韵致,如楼阁房宇等景物的线描等,远近、构图和动静对比亦更为有致得宜。所不作不仅独擅秦淮之败,充满著了东方古朴抒情的诗意画境,而且重现了画家的心绪与画格。

元宵盛景夫子庙油画《夫子庙》是潘玉良于1937年绘制的。潘玉良以大自然抒情的典雅笔调,为人们重现了新春元宵节前后的兴盛景象:夫子庙前的广场上人流熙来攘往,南京民众又在此成立元宵节灯市,小贩各式花灯、彩色气球等应景物品。市井人文、民生百态历历在目。

正值春寒料峭,此时阳光斜射大地,人们长衫大褂,穿着棉带帽,携子抱着幼,悠闲自乐,热度依旧减。连警员都急忙维持秩序了。

该所画右下角有画家朱笔款识:“玉良,1937。”构图画作线条布局圆润,笔触飘逸豪放,赋彩艳丽脱俗,着力图形气氛,构图分明对比交织,远近离合动静处置均恰到好处。

客观物象的阴阳向背,光色浑厚冲刺,层次变化非常丰富,富裕绘画的韵律感,暗涌着潘玉良内心炙热的审美情趣。广场上的各色人等,四周林立的酒肆歌楼,苍苍茫茫的天穹与远山。

所有这些展现出效果与气象不凡,还从有所不同角度体现出有画家较好的气质学识、学院派画功及其极为崇尚的印象派风格。若不事前解释,人们恐难想起画风奔放高亢的《夫子庙》,竟然出自于一位情感细致却又性格豪迈的女画家之手。

潘玉良此刻将要远涉重洋前往法兰西,面临帘前夫子庙的俚俗繁盛,回眸往昔岁月,早年意外身世以及日后绘画崭露头角等等所带给的爱憎荣辱,曾多次在她的心中白热化地冲突与伴着,敬畏、眷恋、犹豫不决、徬徨、伤感、伤痛……可以想象,她思念祖国前的那份情感是多么对立而又简单多样。最后客观理性地分析看来,一部缺乏了潘玉良等海外画家努力奋斗经历的中国现代美术史,似乎不需要说道是全面原始的。如今斯人已故然,惟艺术生命长存,广大民众未记得这位画坛女杰。

如以其为生活原型拍摄的电影《画魂》一度风行海内外……不过由于潘玉良在旧时代类似的人生经历,如今某些“非虚构类作品”倒是虚构了她的某些生活情节,导致其“文学形象”与现实情形不存在一定差异,人们回应不应维持一些清醒认识。:中超官网。

本文来源:中超官网-www.1212holding.com